陈乃醒:痛并快乐着的中小企业转型
(浏览:5734 添加人:liu 发表于:2011-09-19)

       陈乃醒:痛并快乐着的中小企业转型

      

    2011年09月19日  中国经济网

  2011年9月15日,由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企业管理运营服务中心主办的“中小企业转型升级闭门研讨会”在北京圆满举行。与会各方人士围绕中小企业转型升级主题各抒己见,在交流中得到了很多启示。为今后研究和解决中小企业问题打下了一个良好开局。以下是陈乃醒教授在会上的发言。

  陈乃醒:我们现在讨论中小企业的转型问题,首先我讲应该搞清一个问题,在转型以前我们中小企业属于什么型,这个如果定义不好的话,我们下一步怎么转,转到哪里去?不合逻辑,现在是什么型?我觉得我们中小企业尽管千差万别,但是增人成长型是统一的,靠增人扩大规模,靠增加人增加利润,当然少数高科技,可能是在传统制作方面是最典型的,不知道我这样定义统一不统一。这个方式的产生,不是人为的。不是说中小企业家多么能干,或者说中小企业家是看准了我们的什么,能够怎么样,不是这样的。它是由于我国的整个特点和资源禀赋决定的,我国的特点是什么呢?最大的特点就是人口,十几亿人,占全世界20%左右。在这样人口众多的面前,怎么解决就业问题,过去我们是一筹莫展,连全世界都提出来谁养活中国人?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确实伟大,怎么讲邓小平都不过分,他的改革开放一下子解决问题了,怎么解决的呢?实行市场经济,改变过去的体制,这种市场经济的特点,万总刚才讲了,他讲的是弱肉强食,我觉得更理性的方面讲问题,就是它解决了一个以每个人为中心的经济体自主独立性问题,每个人,不是别人。过去是国家为主的,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办法。

  但是改革开放了,开放了以后,每个人成立独立的经济体出来在社会上,你可以选择当公务员,当教师,投资企业,你自己可以选择了,而这个选择是因为你有了自由,是你自主选择的,但是利益你自己分享,风险也由你承担了,没有人为你负责,你投资垮了,没有办法。实际上我们现在成功者很体面,但是大批的企业投资者是倒闭了,很多很多的人。大家看不到这一点,只是觉得投资成功德人很风光,很荣耀,很有社会地位,可是为千千万万的失败者想一想,我觉得他们同样也给社会提供了贡献,失败也是贡献,失败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些反面的教训,这个贡献也是不得了的事情。

  这是讲投资,其实伟大的农民可以种田,可以给你自由到城里打工,外国媒体讲我们的改革没有惠及农民是我坚决不同意的事情,其实我们改革惠及最大得益者是农民,过去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半步的余地你都不能活动,一辈子困在那里,现在不同了,我可以种地,我可以到城里打工的,事实上我们很多的农民是逐渐成为农民企业家。统计一下,我认为现在百万富翁里面农民要占很大部分,我没有做统计,是估计的。浙江的小老板全部70%初中毕业以下,70%以上是农民,怎么就是农民呢?完全是外国媒体的一种挑拨,挑拨我们的农民关系,我讲到这一点是什么外国的媒体在挑拨关系的一方面是很有耐心的。

  再一个是GDP问题我不讲了,GDP的问题真是愿望,什么是带血的GDP?怎么能带血?如果说带血的话,是我们全中国农民带血流汗挣来的,他怎么就成为不好的东西呢?我们第二经济体就是有了GDP,我们人民的生活就是有了GDP,没有GDP生活怎么提高,有的人说GDP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没有GDP所有问题都解决不了。有的人说GDP不能衡量幸福,但是GDP本来就不是衡量幸福的指标,这是经济研究专家,怎么会拿GDP来衡量。

  西方国家讨论GDP已经很长时间了,GDP这种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经济的发展是美国经济学家提出来的,这在世界上是比较先进的,他比我们过去用的国民生产总值要先进的多,实际上外国对这个讨论已经很久了,经济学家都讨论很久了,认为GDP好是好,但是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两个人打架受伤到医院看病是创造GDP,大学校坍塌了再造一个就找到了GDP,这都是一些极端的利益者。整个水平不是这个东西创造的,这只是很少的,怎么用这种极端的例子讲。其实外国在讨论的时候,其实当时外国已经把这种问题提出来了,但是衡量来衡量去还没有超过GDP这种方法的优越性,要有的话,早就换了。怎么办呢?相比之下还他好,所以全世界都用。

  中国没有GDP的时候,谁也没有在中国宣传说中国怎么样,中国有了GDP,人家就说GDP算什么,GDP什么数字都是不对的,很多方面都是不对。说那些特殊的例子和事件诋毁GDP。结果我们老百姓接受这种,我们这些学者不发声,实际上学者是最了解这个过程的,为什么国家用GDP?GDP在西方已经很久了。我们搞GDP很短,什么地方要搞政绩,当然也有一些问题,增加GDP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污染,也引起了腐败,都是存在的。但是它绝不是我们的主流,应该肯定这一点我们的主流还是GDP增加,这一点是全国人民流血流汗的结果,这一点一定要肯定。外部的宣传在这一点是很有耐心的,它始终抓住了问题,讲什么问题都突出你这个问题,什么没有惠及农民,什么贪污和腐败这些问题都存在,但是它是主流吗?我看不能这样看问题,事实上我们全国人奋斗出来的。

  但是我们转过头想问题,我们的人力资源为什么企业增人成为它的发展,实际上他和我们整个国家发挥人力资源优势的战略是相匹配的,或者讲是具体的执行者,我刚才讲人就是我们的特点,所以发挥人力资源优势是我们最优势的战略。我们人口多,但是人口多怎么来发挥它的优势呢?过去没有办法只有搞计划生育,减少人口。但是改革开放解决了这个问题,大力发展中小企业增加我们的就业,解决了这个问题,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十年来,有的人感谢本拉登,实际上没有本拉登也改变不了,为什么呢?最近我有一些研究,因为70年代的中国初期,英国有一个叫舒马克的经济学家,他提出来小的是美好的这么一个论点,就是说发展小企业是非常好的,他有一本书的题目就叫《小的是美好的》,总的意思讲发达国家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大量的浪费人员,大量的使得其他的一些有生资源受到伤害,形成了大量很严重的污染,多瑙河的水以及德国的废气,这些都是世界著名的,所以舒马克就说发达国家不能这样走了,怎么走呢?要施行世界分工,他的世界分工是把这些有污染低的全部放在法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农业人口多,需要转移的人口,也正需要这样的产品。

  他对发展中国家又提出了使用技术,结果就配合美国做了。美国为什么到今天它的什么副业人口到70%,它就是把大量的产品转回了,特别是人们吃穿用的自己都不生产了,不生产的结果他就干什么?搞研究,搞市场,像耐克鞋。有人把他叫做虚拟境界,如果放在世界分工的内容来看,资本主义的这种产业结构是合理的,包括欧洲和美国都放在发展中国家生产,从70年代这种步伐。这些开始了就对发展中国家有利了,最开始是马来西亚和台湾这些等地区,到了90年代就是中国,因为中国太大,甚至比整个欧洲多一两倍,在中国开发力量就大了。为什么日本不行?有人把它归结为森林、广场什么财政法,逼他的日元升值就是美国搞的,有人讨论人民币生产按经验讲,日元升值,使他十年低迷。我认为东南亚的改革开放,特别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是他低迷的一个原因。因为很多产品都放在这些国家生产了,造成了它的企业空洞化,日本竞争不过这些企业,干脆也放在这些企业来发展,和欧美是一致的,所以大部分我认为是中国的竞争力加强了,使他经济低了。不然的话,你怎么赶过他,前几年还是百分之七八九的发展二三十年,你怎么追,转移了以后就不行了。

  我们正赶上了,他转移到我们那里了,欧美刚才我讲了,人民生活,高耗能的产品全部向全世界开放,包括南北和拉美国家,包括东南亚国家,都竞争了。所以竞争的结果是能够得到物美价廉的产品,很享受。我们搞高科技去赚它的钱,所以产生了我们几亿条牛仔裤换一架扩音机,就发生了这种变化,没有办法,你必须这样,前一个时期讨论我们要坚持什么的时候,很多人说不可能搞这种低端生产,我当时的观念就是不是你要不要,而是你能不能的问题,咱们也要发展高科技,咱们也要发展播音,但是你能吗?你不能,你不能生产,不能搞高科技,如果再放弃人民生活,你就没有干的了。有人说赚了小钱,难道赚了小钱比不赚还坏吗?所以赚了小钱是赚大钱,中国人非常看的清楚,中国人非常实在,我们企业家非常聪明,我们不会干大的,我们只会干这个。正好利用了中国的劳动力,在那种劳动力无限供应的条件下,几亿农民需要竞争找职业,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工资上不去,只能是低工资,你一千不干,我八百就不干,有人说八百干是傻瓜。他是有比较的,我在家种田一年收入多少钱,我现在一个月收入八百,一年好几千了,比种田强。不是说农民都是傻子,某些人黑心,不是黑心不黑心,我是一个企业家,我能赚到八百,我何必要用一千呢?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以前我找不到工作,竞争很激烈,现在八百可以,比种田强,这些都是事实,需要理性来分析这个过程才能够明白我们为什么走到了今天,为什么我们GDP平均只有四千多美元,但是我们属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超过日本了。为什么呢?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十几亿人六七亿劳动力,一起干起来,每个人少一点再乘以这个数字都是大数字,有人就搞不清楚我们城乡大企业为什么这么穷,人均只有四千多美元,人均少,和别处还差很多。人家三四万,差了很多。

  这一条以增人发挥人力资源优势的战略,使得是我们国家走到了今天,初步的实现了它的特点,没有这一点,哪来的航天工程?这一点GDP我们可以搞导弹,这一点GDP我们可以搞航母,没有这一点GDP我们搞不了,有这一点全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一条道路非常好的。当然问题是非常多,我不否认问题,腐败问题和污染问题,等等很多。但是全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是一个事实,我们的国家强大了,我们在世界上有发言权了,没有军事就没有外交,没有军事没有外交。现在美国和欧洲都跑来向我们借钱,还是GDP,好像我们现在和发展GDP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对立起来了,非常危险的。放低了GDP生长,放低了我们的增长速度,十几个人口,这个试验是不能做的。走到了今天,我们已经取得了最大成就,同时也咬干了农民剩余劳动力这条水。出现了招工难,这是不得了的事情,几亿人就业都是大问题,现在我们招工难了,是很大的问题,是世界上都是罕见的。据我的研究调查,现在不光是东部企业招工难,中西部都招工难,大概全国的缺10%的劳动力,是我们前几年基本增加的比重,现在我们经济进一步发展,每年要增加10%的劳动力我们才能够维持我们高速的增长,但是现在没有劳动力了,怎么办?这就是问题,也就是说我们过去靠增人推动经济发展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于是就很破坏的提出转型问题,这是水到渠成的,或者我把他叫做中小企业发展转型的逻辑,不转移不转型了。没有人再增,我们搞清楚我们过去的什么型以后,在这种基础上再讨论一下为什么我们要转型,转到哪里去呢?转到整个大战略上,刚才我讲了,我们整个大战略是发挥人力资源优势的战略,事实上我们成功了。但是仅仅靠增人这种方式,我把它叫做很简单的资源优势战略,但是无人可增了,不等于我们放弃了人力资源优势了,我们不能放弃人力资源,坚持的是什么呢?坚持的是复杂的人力资源优势战略,复杂在哪里?内涵在哪里?就是劳动素质要提高,通过改造我们的技术基础,提高技术水平来提高我们的劳动力,进一步实现我们平稳的经济,这就是我们需要转移到哪里去。

  过去中小企业是以增人为主,忽视了技术进步,也不是绝对的进步,总体上有进步的,主要解决了人们的就业也是很大问题,这么多人竞争,要吃饭,要提高生活水平,这也是对的。但是技术仍然是很落实,我调查了很多地方,实际上80年代到现在,很多地方,很多行业30年一贯制,没有进步,企业技术一贯制,产品质量一贯制,这就是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今后还怎么来推动我们的国民经济高速平稳的增长,用提高人民劳动生产力的方式来弥补我们劳动人口的不足,这就是我们解决的问题。现在我们劳动力短缺了,招不到工人,带来了很大的后果,第一个后果就是国民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有人讲我国的增长速度下降是国家调控的结果,可能有,但是劳动力缺乏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实际上国家调控想放慢速度国务院早就开始了。前几年人大会议80%指标,结果照样百分之十几个人,招到人就可以生产,就可以赚钱,而美国为什么还要说中国怎么样,中国的产品和世界的其他还是比较还是好的,价格低,产品质量还不错,比他们好多了,什么南美东南亚。为什么呢?那些企业家是谁家的价格低我进谁的,质量好我进谁家的,所以中国的产品大量流入外面市场,每年增加,外面市场很多,现在也这样。但是现在降低了,为什么呢?没有人了,技术又没有上去,速度就开始受影响了。我们今年要到9%左右,沈指导9%以下,9%已经不错了,因为技术没有上去,没有人。

  所以现在大问题就是要提高我们技术水平,靠增人转型到高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转变到这方面来,不是转变知识,第一技术第二是技术,第三还是技术。所以转型要把把我们落后的生产转到先进或者较先进上面来,这就是转型需要的问题。有人讲需要钱,怎么转一定要提很多钱吗?不一定,当然是要花钱的。但是提高技术包括管理,不需要花钱就能解决问题,可以说内部劳动组织的调整,内部劳动组织的协调,社会上的专业化协作,都是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方式,家教惯例是马上可以见效的。但是我们这方面还差,非常有潜力,只要我们政府抓,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各个方面的工作都要转到为企业服务,促进企业技术水平的提高,包括管理水平的提高,促进企业的转型。

  整个的“十二五”都要做好工作,我的预期就是这五年,如果五年上不去,我们就可能陷入中等国家发展的陷阱,像拉丁美洲国家,人均一千多美元,两千美元上不去了,所以长期徘徊,世界上把它叫做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陷入这个陷阱里面,带来很大问题,试验试不得。一定要采取方法很快转过来,这就是我们的政府该干什么。刚才我讲了,增加人口企业为主,发展生产为主,这也是客观的,也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很多中小企业赚了钱,特别是这十年,不然我们百万富翁增长这么快,其实就是这些人,赚了这些钱干什么呢?特别是温州,我到温州去,我一再和他们讲,你们赚了钱,要用这些钱改造落后的技术基础,但是没有人听。要搞什么资本经营,搞什么资本经济,不搞这个。很多人这样讲,温州企业倒闭增加了,与这个有关系,它不做了,赚钱就改行了,投资房地产,组织什么地下钱庄,搞投资公司,不改造任何的技术,就完了。

  再一个转型是一个痛苦的,痛苦是以扩大倒闭的企业比重为代价的,为什么会有这个代价呢?劳动力紧张马上价格就上去了,价格上去了以后,马上就侵蚀了一些低利润的企业,受不了就倒闭了。如果说10%的缺口开始的时候分布在每一个企业,但是时间一长,拿不出工资,像这些人口就流动了,流动的结果基地马上就倒闭了。所以我认为正常条件下,5%的淘汰率是正常的,今年明年可能会达到10%,甚至超过10%淘汰率,所以现在淘汰率增加一点都不奇怪,有人可能说形成一个潮,这可能说的过火了,但是确实是淘汰率增加了,这也是事实。但是我们政府过去是不重视这个,当然作为企业来说,赚钱我是自由的。但是政府应该引导企业,把赚的钱投入到自己的技术改造上面,我采取一些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减一点投资税,凡是技术改造的这些方式。再一个是贷款来解决,我说国家增加贷款的话,要增加一项技术改造专项基金,凡是用来技术改造的,可以无息或者贴息等这样的优惠政策来促进技术改造。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和过去就业是一样的,过去建立一个企业的话少收税,减半。现在也是为了提高生产率,发展国民经济,所以这个政策一定要。而我们的理论界讨论,要沿着这个思路,有人肯定不同意这个,统一的人我希望团结起来做这个事情,如果不符合,能够说服我就同意你的观点。如果我是动的,我希望我们理论界来好好的继续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中小企业协会也要转到这方面,我们的咨询和培训等等。也就是说,国家政策和法律,甚至要立法,很可惜我们的人大对这个很不敏感,实际上外国出一个这样的问题,马上就有这个法律,支持中小企业改造,但是我们法律保证,没有法律保证政策也可以,但是政策要合适。所以讲政策的时候,还有很多讲,你今天提到一个贷款难是商业和国家政策的矛盾,实际上是这么一个矛盾。

  国家没有政策,很多国家有中小企业银行,韩国、日本、台湾都有,我们没有。这些银行就是解决中小企业问题的,由国家财政来建银行。现在很多国家现在搞到这个程度也确实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家拿钱,中小企业搞经营,我不主张这样,但是基本的问题就这样。所以我觉得国家拿钱是一样的,只要你靠这个就可以了,几年前像我刚才讲这样,它的制造业都不干了,不能人人都搞高科技,人人都搞科研,人人都打市场,所以很多人都失业了,和这个也有关系的。所以我们国家有一些人把外国的经济结构搬过来,外国的70%是服务业,我们太低了,这个简直是所谓经济学家讲的话,不能和人家比,因为你发展水平不高,人口这么多都去讲高科技?都去打市场?都去搞耐克鞋那种经营方式?这个还是不行的,所以这个东西还得要坚持。

  但是有一条,只要我们有市场经济,就是按照规律发展。中国人很聪敏,包括我们的企业家,而且我们的老百姓最理解市场经济。特别是农民,中国什么两极分化等等,基本上不起作用,中国人就搞市场经济,我有钱我也可以发展,机遇已经给你了,我讲的自己观点问题就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