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胜阻:中小企业如何突围三荒两高
(浏览:5663 添加人:liu 发表于:2011-08-15)

 辜胜阻:中小企业如何突围三荒两高

 2011.8.15

  在近年调研中我发现,2008年我国中小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融资问题,中小企业贷款难;2009年是市场问题,因为受金融危机冲击,企业订单大量减少;2010年主要是用工问题,中小企业遭遇“用工荒”。今年,为了全面了解民营中小企业发展面临的困难,我先后到浙江、江苏、福建、上海和湖北等地调研。调查发现,当前“人荒”、“钱荒”、“电荒”和高成本、高税费构成的“三荒两高”困境产生的叠加效应使中小企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长三角地区更出现大量企业停工、半停工局面。

  造成“三荒两高”的深层次原因是:“用工荒”主要表现在企业招工难、用工成本大幅上升。由于农村劳动力供给总量减少、供给结构中第二代农民工比重增加、作用于劳动力转移的比较利益所形成的流出地“推力”和流入地“拉力”弱化。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用工荒”时间上来得更早、范围更广、涉及工种类别更多,使得民营企业用工普遍困难。一项《2010年中小企业生存报告》调查显示,全国超过两成中小企业用工短缺,平均每家企业用工缺口达14人。

  “钱荒”体现在货币政策持续收紧带来中小企业融资难度逐渐增大、融资成本不断增高。

  “电荒”已呈现出常态化趋势,我国电力供需的地区结构性差异、“市场煤计划电”体制矛盾、高耗能产业的过快发展共同导致上半年电力供应出现较大缺口,严重制约民营企业的日常生产运营。根据中电联统计,4月份中国已经有11个省出现电力短缺问题,比常年提前两个多月,许多地区采取拉闸限电措施。

  民营企业已经进入一个高成本时代,利率、汇率、税率、费率“四率”,薪金、租金、土地出让金“三金”,原材料进价和资源环境代价“两价”,这九种因素叠加推动企业成本直线上升,企业利润空间急剧减小,大量微小企业甚至处于亏损状态。民企“高税费”状态依然没有根本改变,其中非税负担已使中小企业不堪重负。

  政企联手

  走出“三荒两高”泥潭

  面对“三荒两高”困境,中小企业又该如何走出困境?在“三荒两高”的影响下,大量中小企业歇业和大量民间资本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进而出现民间资本热钱化、实体经济空心化,不仅给居民就业带来较大压力,而且会加剧通货膨胀压力,给国民经济平稳健康运行带来风险。面对“三荒两高”困境,需要政府和企业采取三极措施联手应对。

  政府要采取六项对策来帮助中小企业应对困境。一要实施“有保有压、区别对待”的货币政策,减轻银根紧缩对中小企业的冲击,化解中小企业“钱荒”困局;二要规范民间金融,放宽金融管制,让民间金融阳光化,让草根金融支持草根企业,通过金融创新引导民间资本回归实体经济;三要加快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构建多层次银行体系,发展多层次信用担保体系;四要加大对农民工的培训力度,加快教育结构调整,通过职业教育培育更多的高素质劳动者,解决企业面临的“技工荒”;五要推行电力价格市朝改革,建立电力长期有效的定价机制,解决企业面临的“电荒”;六要对中小企业少聚、多予、放活,通过减免税费、鼓励创新、扶持创业、拓宽民资投资领域,积极实施“化税为薪”或“提税让薪”等措施减轻企业负担,使中小企业轻装上阵。

  要化解“三荒两高”困境,除了政府的帮助,企业还需学会“自救”。一要实施信息化、集约化、自动化、机械化战略,加强技术创新,通过更新设备和自动化来替代人力,提高劳动生产率;二要通过企业转型、产业链整合、商业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来化解“高成本”;三要以人为本,逐步提高薪酬,稳步改善福利,关爱尊重员工,加强技能培训,建立和谐的劳动关系,改变员工“过客”心态,形成命运共同体,减少员工流失。

  调研中我们发现,当前中小企业面临的“三荒两高”困境致使大量名存实亡的“僵尸”企业出现。很多企业其实已经倒闭,但是没有去管理部门销户,成为登记报表上的“僵尸”企业。

  金融改革

  化解“钱荒”难题

  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这一现象在中国尤为明显。长期以来,我国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比较单一,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是企业经营发展过程中所需资金的主要来源。

  有数据显示,过去3年中,中型企业选择民间借贷的比重为48.3%,小型企业则高达67.8%。2010年以来,央行货币政策“从宽松转为从紧”:从2010年开始,我国先后经历4次加息、12次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和2次基准利率调整。央行货币政策持续收紧带来中小企业体制内融资机会减少,同时导致体制外融资成本“节节攀升”。有报道显示,江浙一带民间借贷利率最高竟达月息30%。融资难度逐渐增大、融资成本不断上升造成企业资金紧张,甚至资金链断裂。

  造成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主要原因,从表面上看是由货币政策持续收紧造成的,但其背后仍存在深层次原因。首先,我国资本市场门槛过高、层次体系不健全等因素致使中小企业难以从资本市场筹得直接融资。

  其次,信息不对称和多层次银行体系缺失制约了中小企业间接融资活动的有效开展。从中小企业自身经营状况看,受到企业规模小实力弱、经营管理机制落后、市场稳定性较差、资信等级不高、可抵押担保品较少等条件约束,以及“急、频、少”的融资特点,使得银行贷款成本高、管理难度大、市场风险高,信贷意愿低;从信贷供给主体构成看,在国有大型银行占主导的信贷市场上,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中小银行发展不充分、资金实力弱,有限的信贷规模难以满足庞大的资金需求。中小企业因此常常遭遇银行等金融机构“重大轻小”、“嫌贫爱富”的“规模歧视”和“重公轻私”的“所有制歧视”。

  再次,从融资配套服务看,不完善的中介信息服务体系加剧了银企信息不对称,而多层次担保体系的缺失则加剧了中小企业融资的难度。同时,由于企业类型划分标准不清,无法区别对待,小企业往往无法得到国家融资政策的有效支持,存在“中型企业搭小企业便车”的现象。

  当前金融体系不健全、配套措施缺失是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重要原因。因此,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一要加强金融组织创新,完善与中小企业规模结构和所有制形式相适应的多层次银行体系。要推进政策性银行建设,发展社区银行和中小商业银行,鼓励创办小额贷款公司等准金融机构,完善与中小企业规模结构和所有制形式相适应的多层次银行体系。

  二要重视融资配套服务的协调跟进,推进建设企业融资的综合配套服务体系。要重新修订中小企业划分标准,建立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综合性管理机构,加大财税政策的扶持力度,健全融资相关的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公共政策服务体系。要增强多层次的融资信用担保,加快建立企业征信体系和发展中介服务机构,推进建设企业融资的综合配套服务体系。

  三要通过发展“新三板”等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完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的投融资链,加快实施中小企业集合债等措施,支持中小企业直接融资。

  (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